演奏技巧

演奏技巧
选钢琴老师经常遇到的“几大坑”
 

叶楠老师: 河南省钢琴名师。截止2018年,


已有近20名学生考入音乐学院钢琴系。河南省首屈一指。



怎样选择优秀的钢琴老师(来自网络)

    (如果您不想毁了孩子的前途,请耐心看完)

  让孩子从小接受良好的艺术教育,这本是一件好事,然而,各种培训机构遍地开花,其中不乏滥竽充数误人子弟者。有说是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有说是中央音乐学院的…… 拒查,情况多属欺骗。个别教师可能到过这些学校短期培训,于是就称自己是某某学校毕业的。对业余授课教师队伍进行规范管理,教育家长选什么样的教师,这都是迫在眉睫要解决的事。 

     一 、 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 教初级的老师,不一定有很高的演奏造诣,但是路子要对。琴行好多老师,虽然他本人是8级的水平,但是你知道吗?现在只要交钱,考级基本就让过。好多能弹8级曲子的老师,基本手型自己都不对。你也许要问:“基本手型自己都不对,能弹8级的曲子吗?”答案是:只要只准备考级曲目,弹上半年到一年,明明不具备这个级别的水平,但是就这首曲子而言,算是连滚带爬,弹下来了,照样可以通过考级。

初级最重要的是,正确的手型、触键技巧、良好的习惯、认真负责,但很多初级老师是只管谱子没错,等达到4、5级的程度,没有前面扎实的基本功,速度就上不去了。他们就是哄着孩子玩,自己也省劲,家长看着也高兴,孩子也没任何压力,有的家长觉得不要给孩子压力,错了,学钢琴的目的除了熏陶音乐细胞、开发智力等等外,还有磨练一个人的意志。无规矩不成方圆


郑州钢琴批发中心,价格超低。低于其他琴行2-3千海伦、卡瓦依、雅马哈、英昌、埃塞克斯,珠江、三益,长江、鲍德温,星海,金斯波格,哈曼尼,舒密尔,门德尔松,佩卓夫,舒尔茨,帕拉天奴,博兰斯勒,欧米勒,塞勒,柯纳比,赛乐尔,普拉姆伯格,罗瑟,卡利西亚等市面上任何品牌(微信):y13526870682 



1、在本琴行购买市面上任何品牌钢琴,送价值4800元的钢琴课40节(买前微信确认)


2、未买琴的朋友送价值8000元的钢琴学习抵用券。


3、本中心所聘教师低至70元每节(郑州普遍120),每年帮您省2000多元



4、万字长文:如何选择优秀的钢琴老师

http://www.yueqizuidijia.com/newview.asp?id=2752


5、叶楠老师精心整理的,最全的名家钢琴教学视频。

http://www.yueqizuidijia.com/list.asp?bh=107&lmid=298





教高级别的老师一定要看钢琴老师的实际演奏能力,怎样叫做弹得好呢?说的俗一些首先是技术(即弹得快,弹不快的人方法上肯定有问题,家长最常犯的错误是没见老师真正弹过大曲子,许多钢琴老师只能做一些简单的 599示范,要知道这太算不了什麽了,小孩的曲子都是很简单的。一个合格的钢琴老师必须能够很好的弹奏譬如:李斯特的狂想曲,肖邦叙事曲、协奏曲,贝多芬奏鸣曲(黎明、悲怆等)、巴赫三部创意曲以上、等等,在技术上不应有很大负担。(老师最好是本人拿过权威性的国际国内专业钢琴赛事大奖,这样就更说明问题了),由于家长对钢琴的无知,导致见老师能弹《献给爱丽丝》《梦中的婚礼》《土耳其进行曲》就觉得水平很棒,其实这些全都是业余6级左右的曲子,根本不能体现教师水平,理查德克莱德曼流行钢琴的走红,让中国多数家长认为能演奏他的这些作品就是很棒的,其实他的所有曲子在专业钢琴演奏着手下只是初级的不能再初级的曲子,当然我不是说克莱德曼不是高水平的钢琴家,但他的实力在于与整个乐队在编曲上的造诣,(被称为流行钢琴曲)单就钢琴演奏的技巧难度上来说,实在不能体现一位钢琴老师的水平。说句俗话,不怕没好货,就怕货比货。多拿你的老师跟郎朗、李云迪等钢琴家比,水平越接近越好。另外好的老师一定是广泛接触如海顿、克莱门蒂、舒曼、拉赫马尼诺夫、德彪西、拉威尔、等古典、浪漫、现代时期的作曲家的作品的人。当然只有技术没有音乐算不得一个好的演奏着,要用一流的乐感和对作品的准确分析演奏出作曲家灵魂。即能把握各个作曲家的风格。好的老师还要有非常棒的语言表达能力,能用形象生动的语言进行教学。对古今中外的音乐文化史有基本的了解,对各个作曲家的风格要烂熟于心。大学教师也有混日子的,尤其是比较老的那批老师,当时钢琴教育落后,他们大多是一般的师范院校毕业,只是赶上了好机遇,占了那个位子,后来的年轻人再有才也应聘不上那个学校了,我不是打击一片,有些好学的老师多年来勤奋钻研。也很称职,我只是说不要以年龄为唯一标准。不要认为音乐学院毕业的一定弹教的好,好多人在考音乐学院之前还是很努力的,考上后以为万事无忧,四年时间很少练琴,这种人的教学能力你相信吗?只有大学期间甚至工作之后还坚持练琴、拜师、钻研的老师才可以信任。 不要盲目相信学历,目前好多人为了评职称去国外读个硕士,尤其是白俄罗斯国立音乐学院、乌克兰、亚美尼亚等音乐学院,实际上这些学校对专业要求很低,重要的是语言,一个学生在这些学校上学第一年往往把90%以上的精力用来学语言,第二年才开始学钢琴,研二的后半年又忙于论文答辩、找工作等杂事,真正钢琴学不到很多东西,况且这些落后国家的钢琴教育水平其实与国内相差不大,他们正是抓住了国内崇洋媚外的心理。去这些落后国家的音乐学院留学两年还不如本科毕业后在中央上海等音乐学院定期找好的老师上课进步大,一句话,出国只是为了拿个文凭,


   如果你觉得随便找个老师教孩子也行,但是需考虑两点:他的水平跟他的课时费要相匹配。(这个很难衡量,你至少应该提高些判断力)就算打算学着玩,同样花100上一节课,你总也希望找到这个城市100一节最好的老师吧,毕竟学钢琴至少要学几年,要对孩子负责。二、如果不追求老师教的有多好,只是能教就行,可以,但是将来孩子一旦想走专业道路,别后悔基础没打好,


   二、 学生弹得好不等于老师教得好:许多老师常用的伎俩是:我的学生在某某大赛中得了金奖,所以你应该相信我教的好。乍听起来是很有道理,其实不然,第一:他所展示的学生获奖照片真的是他的学生吗(有的老师是借用别人的学生)第二:就算是他的学生,又跟他上过几节课呢?许多钢琴老师(尤其是机构)到处挑选那种“天才”儿童,定期介绍到音乐学院教授那里去上课,私底下跟家长商量说是对外称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每次遇到重大场合让学生出来表演以展示该机构的教学成果。娱乐界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一个名人出名了,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一夜之间冒出来许多自称是这位名人的老师的人,小则曾经教过她,大则是他的恩师。当然其中有一些是曾经指点过他,但也就是几节课的时间,难道是这几节课造就了他的成功吗?只能说这位老师比较幸运,像中彩票似的遇到了未来的潜力股,这种现象多出现在某些年长的教师身上,很简单,教的年头多了,按百分比自然会遇上那么几个有才的,尤其在8、9十年代整个省里搞艺术的教师就没几个,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学生,就算学生不出名,学生的学生也总有那么一两个好的。然后就说是自己的徒孙,中国人是很相信权威和年龄的,艺术界按资排辈儿现象严重。家长们也不明所以,以为越老越权威,实际上大多数在8、9十年代开始教学的老教师用的一直是老教法,几十年来并无改进,反而是忙于赚钱、养家、评职称、等等荒废了技艺,这一点很容易得到例证,目前就职于大学、高中、艺术学校等各单位的老教师,无论声乐、钢琴、都比不上刚毕业的大学生,但他们在那个位子上就有学生相信,找他们上小课,这样一来最倒霉的还是学生,不要被艺术中心的规模和优雅的环境所迷惑:这些说白了只要有钱谁都可以做的很漂亮,不要看硬件,要看软件(聘请的老师),就像高档消费场所,环境做的很漂亮,同样的东西却比外面贵很多,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一个老师在短短几年培养大量考入音乐学院的学生,并且经证实是这位老师一手带出来的,这样的老师是有真才实学的。

本人不是反对跟一些水平差一些的老师学,你水平差这不是你的错,这与你的教育背景等等各方面有关,但是你出来忽悠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你觉得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走专业道路,可以找个一般的老师学(毕竟便宜,而且必须便宜,水平差嘛)但是你必须了解他是不是值他要的这个价钱,买东西还比较来比较去呢,怎么家长找老师就随便了呢,信息这么方便,在你的城市找个价钱不贵教得又好的很难吗?
        

三 、中国业余钢琴考级制度的内幕:当记者请德国钢琴教育泰斗凯沫林对中国业余钢琴考级制度谈谈看法时,他非常严肃地表示:中国的钢琴考级制度差得让他不想提起,让孩子们只练固定的曲目参加考级,这不是一种好的方式。弹琴应该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情,要综合全面地平衡发展,而不是翻来覆去地死记硬背几首曲子。据凯沫林介绍,欧洲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考级,而是经常举办学校观摩音乐会,让每一个学生都有表演的机会,以此检验学生们这一段时间学了哪些曲目,达到了怎样的水平。老师再根据学生的演奏有针对性地发现缺点,提出改正意见。据笔者了解,一方面由于家长们的急功近利,要求孩子速成,让孩子在短期内强化学琴,只弹考级曲目,主要以背奏为主。以为只要完成考级,就等于掌握了一门技能,所以考完级,也就不再学了。另一方面,就是很多老师为了迎合家长的要求,急于求成,不按照科学的进度,片面追求考级。甚至于用一年的时间准备考级曲目,造成拔苗助长。而且老师们也互相竞争,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孩子考完级,谁的本事就最大。。由于考级已不只是纯粹的考级活动,它已经和经济挂了勾,由此也带来了相应的问题。近年来,考级的单位越来越多,如今承办音乐业余考级的有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地方艺术院校,还有中国音乐家协会等等机构,真是眼花缭乱,有些人投身考级,就是看中了考级带来的巨大利益。随着考级单位的频频增加,便会出现相互排斥,相互竞争。到处都是不正常拉¬考生的现象,比如,带多少学生来考级就会有多少相应的回扣,学生越多,回扣的数额也就越大,通过率越高,毕竟下来考级的单位也是要吃饭的,导致的结果是,越是规模大资金雄厚的培训机构越是通过率高,越是通过率高越是利于招生,生源越多越有话语权,你不让我的学生通过,我就参加别的单的考级,反正又不是你一家。如此循环家长们也很难判断,哪一家最权威,这直接导致了恶劣的后果。出现了降低考试标准的 “怪现象”,如八级完不成的就给七级证书,甚至是交了报名费,演奏好坏都给合格证书。比较严重的是一些小县、市的琴行,他们往往无法保证自己的教学质量,但打着省里或者国家考级机构的牌子实施,其实就是在误人子弟,这样就完全失去了考级的意义。要知道,考级真正的意义应该是通过考级抓素质教育,推动音乐教育的普及和发展,考级活动不能成为生财之道。“家长的心态无可厚非,重要的是老师的引导。许多课外艺术教育老师热衷于向学生推荐考级,追求考级成绩,其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加砝码。道理很简单,如果某琴行学生考级率高,自然会成为其招生的招牌。而家长又不明所以,往往是老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推荐去哪里就去哪里。业内人士指出,考级已经市场化,其背后存在着利益链条,各考级机构只有争取生源,才能获取利润。据了解,每位学生考级,需要交费80~200元不等,一年下来,仅本市就是百余万元的市场。竞争的直接后果是,考级标准越来越宽松,通过率高达95%!“实际上, 目前我市有大大小小的社会力量艺校、琴行百余家,一些琴行前为卖场后面办学,其师资力量课余艺术老师的来源包括几种:音乐学院钢琴系专业的毕业生(有好的差的),师范类学音乐教育专业(在校期间与音乐有关的都接触,属于大杂烩那种)毕业生。劝你一句,找老师一定要找专业的,可以少走弯路,基本在各机构做兼职(尤其是做全职)的,都是教得很一般的,因为真正好的老师往往名声在外,家里根本不缺学生,不会去兼职。而干全职的更是根本就没找到正式工作,只能在琴行靠误人子弟糊口 
这些年来各类媒体和专家学者都在探讨一个同样的问题,所谓音乐考级的功利性之危害以及考级该何去何从。我认为,我们不要回避音乐考级的功利性。因为,我们都是生活在世上的普通人,学习音乐和学习其他门类的知识和技能究其目的性是一样的,或是作为职业,或是作为爱好,或是作为消遣。而家长们的初衷也是这样:有的是为孩子日后的升学做准备;有的是,希望孩子多学一门技能,所谓“艺多不压身”;有的是,希望孩子将来以此为业;还有的,就是因为孩子有这方面的兴趣,以后是否作为职业,也无所谓。可是一旦考级和升学、就业挂上钩,就难以逃脱“功利”二字。笔者只想告诉家长们,如何确立学琴的目标;如何甄别好的钢琴老师;如何学琴,如何做到不半途而费,真正学下去。 
我认为,解决这些基本问题,对于琴童的家长们是最迫切的。否则,不仅浪费了很多金钱,大量的精力,而且虚度了孩子们的宝贵童年。可怜天下父母心!家长们,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有的人看不到一点效果呢?学琴毕竟要有一个回报,才算“不虚此学”。既然花了如此大的代价,为什么不去反思一下,是否可以找到正确的学琴之路,真正掌握一门技能,终身受用。其实,只要这些家长多了解一些有关的知识,就可以避免这样尴尬的局面。 
近日读了一篇文章,题目为“刘诗昆痛批中国钢琴教育现状”,文章中提到了现在的“钢琴热”在社会中一些不好的现象,钢琴老师不够专业,没有资格,在刘诗昆看来,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合格的?“十年以上专业训练,这是最基本的。”刘诗昆的回答带着不容置疑。可现实远非如此。如果深入各种琳琅满目的钢琴培训班,除了正统钢琴系毕业的学生,你会发现师资队伍多是这样的分布:既有原来学民族乐器如二胡、琵琶的,也有学声乐、甚至音乐理论的。某些老师,上课从不示范,拿个谱子就让学生练,上完课划个钩又让带回家练,“只求应付了事,可能自己都不会弹。” 让刘诗昆无奈的是,“钢琴老师”越来越多地被人们赋予一些象征性——良好的社会地位、丰厚的经济收入、轻松的自由职业状态。自然地,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非专业者,冲着这股吸引力而来。琴童数量快速增长,师资却远远跟不上,专业老师经过十年学习,“好容易出来一个,又只能一对一教几个学生。这种情况下,谁也避免不了滥竽充数者。” 

四、机构和钢琴老师太会包装自己:名人们普遍没有社会责任感,用自己的名声在全国各地办中心,实际师资情况根本不去监督,只要该加盟机构每年交加盟费管他招的老师是何水平,这个经济账很清楚:招好的老师,人家要的课时费高,相对机构赚的就少了,不如招些水平差的、没工作的,利用机构的关系跟全国各个名人合个影,包装一下,就说是某某钢琴家定期为中心老师进行指导,该老师的教学水平得到大师的称赞,这是个商业化的社会,所有的事情只要有钱就能运作,与名人拍广告太类似了,只要给钱,大腕们才不管他代言的这个东西是真是假呢,只要笑脸相迎,金元加甜蜜蜜,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师们往往不会驳人家面子,合个影,写个寄语,提个词,某某大师参观某个琴行给予该机构极高的评价等等很顺利成章的就出现在官方报道上(现在发表文章只要给钱,报社哪管你的真实性,没有人跟钱过不去)大连大多数机构我都去过,深为大连钢琴界骄傲,竟然多半都是我国几位钢琴教育泰斗的学生,其亲密合影犹如家人般和谐,令我深深“羡慕”,钢琴教育大师只有几十位,而钢琴教师确有几十万之众,如果这些人都长期跟大师们学习(大师们怕要被累死了)实际情况是只上过一节课,甚至一节没上过,去拜访的目的就是合个影,不要去机构学钢琴,比如你选的老师是100一节,你把钱交给机构,他们基本是五五分的,老师只能得到50元。而真正到老师家里学这100全是老师的,这代表什么?该老师家里学生太少,闲暇时只能去机构受人剥削。为何学生会少?就是水平不行嘛。所以去机构干的就是这个情况。可怜家长的钱被两拨人瓜分。几乎所有机构都会请一位当地钢琴界权威做他们的教学顾问,该顾问的教学水平往往还不错,请他的目的一:他也教课,课时费贵得很,因为人家在家里带学生都是当地最高价比如200,在该机构一般都是300(机构要赚一部分)目的二:慌称该专家长期培训该中心教师,带领他们搞科研,实际上能混到这个档次的人根本没时间做这些工作,即便教研最多一个月一次,对中心教师水平的提高作用甚微,另外,不要以为长得老的就一定是权威,本人当年武汉音乐学院钢琴系本科毕业后,回到老家合肥,由于土生土长,对当地各办学团体了如指掌,也熟知当地所谓专家的教学水平,用我们音乐学院的理念来看,方法太成问题了。类似安徽省这种没有音乐学院的省份。钢琴教育水平很难与国际接轨,仅有的少数音乐学院科班出身的难以支撑整个教育市场,天赋好的学生大都被机构忽悠去,有实力的老师只能收一般的,学生素质差老师水平再高也出不了成绩,恶性循环下去,机构越做越强,越强越有吸引力。。。。。。 

五、各团体与培训机构关系密切:目前以办比赛为生的单位越来越多,许多比赛金银奖比例高达30%,只要参与就有优秀奖,美其名曰鼓励小孩,其实就是怕你下回不来了,或者觉得自己小孩没天赋不学了。真是可笑至极。金银奖选手无非一个证书,一个奖牌总成本不足8元。而选手的报名费高达200---300,各培训机构乐意与他们合作,哪个机构送的人多给的金银奖比例就高,有人可能会说,我参加的比赛都是国际比赛分赛区,会不正规?殊不知只要给了承办费,给多大比例的金奖还不是承办方说了算,然后把这些选手获奖的照片放在他们中心,无疑会蒙骗大多外行的家长,许多家长看孩子拿了个金奖,以为很了不起,殊不知真正去考音乐学院附中才知道水平差得远,我不是反对孩子参加比赛,在比赛中孩子得到锻炼这是好事,每年参加1—2次  很有意义,要选组织得好的大的组委会,谁送的学生多就给他一大堆名誉:钢琴专家,优秀钢琴教师,等,这个社会许多行业都是劣币驱逐良币,真正优秀的老师也没办法,也要去混这些资质,所以有这些资质不代表教的好,也不代表教的不好,这个市场被搞乱了,家长只有睁大自己的眼睛去判断了,老师的名头只能做个参考。

有些家长觉得某老师经常带学生出国参加比赛,多了不起的样子,其实钢琴比赛分专业和业余之分,我没有说业余比赛不好,因为专业的太难,比如肖邦国际钢琴比赛,柴可夫斯基大赛等,是专业音乐学院学生中出类拔萃的去比的,各地的以钢琴家名字命名的比赛,都是业余的,当地组委会承办的,复赛资格特别容易获得,只是自己花钱去欧洲参加夏令营,旅游,观摩音乐学院日常生活而已。得奖了也没权威性,老师还能拿回扣。

提醒你要注意看孩子和别人的差距。不要只把眼睛盯在奖牌上,这个东西水分太大。只参加国际专业性的、全国性的、名为某某钢琴比赛的,那些名为“才艺大赛”的综合性的就没意义了-------问题的核心是:谁送的学生多,谁就有话语权,想要多少金银奖,跟主办方打个招呼就行,送学生少的老师,即使学生弹的好,也没好成绩,即使有好成绩了,也被主办方幕后把好名次给了送学生多的机构(改了)。这样家长跟风,学生多的机构学生越来越多,教学质量却停滞不前。

 几乎所有上规模的培训机构的老板都是40岁左右的那一拨人,这些人当年大都是音乐教育专业出身(因为当年考音乐学院相当难),接受的钢琴教育及其粗浅,加上这些年忙于机构的日常事务,大都荒废练琴,先天不足加后天缺钙,使得他们越来越远离钢琴艺术,渐成为“商人”但这群人社会经验丰富,是新中国第一批出道的机构创始人,社会关系广泛,跟当地青少年宫、音协、歌舞剧院、等所谓政府机构关系暧昧,想要个“某某人民政府授予优秀社会办学机构”等等荣誉。简直易如反掌。于是乎他们的中心往往耀眼夺目,各种荣誉满墙都是。极具迷惑性,家长看了腿都迈不动了,往往匆忙交了几个月的学费。他们靠自己的名望往往很拽,课时费动辄跟大学教授一样:家长普遍有着不正常的心理,一是以为越贵越好,二是以为教师越老越好,三是以为该中心越华丽、规模越大越好。提到少年宫、歌舞剧院,你不要以为他是政府办的,可以信任,实际上目前都是被私人承包了,用啥样的老师完全老板说了算。 

      六、现在有个现象,许多人容易被忽悠,不看重老师的实际教学能力,拿很多表象判断老师的水平;有人觉得老师和蔼可亲,没架子,穿着朴素,语速快,一直很真诚的不想浪费孩子时间,一直在解决问题,很负责任,不像值200的,觉得舔着个脸,语速缓慢,上课讲个故事,一副艺术家的穿着打扮,总之显得很有范儿,值300,有人认为要200的老师一定不如300的,一定是一分价钱一分货,我常说,在二线城市,能要300的一定是要音乐学院钢琴系毕业的还得是高材生,或海归,还得不要是什么白俄,亚美尼亚那种还不如中国音乐学院的国家回来的,要么是有着几十年教学经验的,年龄比较大的老师,年龄大的老师教初级不见得教的好,也不见得教的差,价格要的高是不缺学生,被家长惯的,因为教基础,虽然也需要经验,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个老师本身的方法是否正确,表达能力是否强,责任心是否到位,一个这几方面都具备的人,即使只有5年经验,也比没有这些能力但是教了20年的人教得好,就像一个有5年驾龄但是细心地司机,不见得比一个粗心大意20年驾龄的人技术差、开车让人放心,不要过分夸大教学经验,3年足够了。但是年龄大的,普遍教不了太高级的学生,我是说普遍,当然你可以反驳说:中央上海那些教授不是培养了很多钢琴家吗?我不指他们,他们在那个位子上,从年轻就一直与国际最有名的大师交流,深造、钻研、带好学生,自己有压力,从没停止过,地方上带私课的老教师,忙着赚钱几十年了,上有老下有小,碰到的都是初级,到一定程度就换老师了,没有倒逼机制让他们那么迫切的提高自己。而老教师有个缺点,就是哪怕和年轻的教的一样好,肯定贵,因为积累多年,不缺学生,年轻那个要200,再高学生流失就严重了,老教师,敢要300,反正我也不缺学生,我年龄大了也带不了多少学生。

我见过另外一种营销方式,老师水平也不错,是200的档次,但是喜欢抓住一个天赋不错的孩子,煽动家长一周几个课,一切学校副课都请假,寒暑假不出去玩,打造出这么一个十岁能开演奏会的,演奏会结束后,老师上台,各种气氛的营造,家长自然趋之若鹜,提到了300。而他其他学生也很平庸,你要知道,这个孩子的资质如果练的少,你找中央的老师也不会弹这么好,不明真相的家长以为找到他,可以在同等练习的情况下,比别人弹得好,其实这个老师教的可能与别的200的老师一样,但是这样一弄,直接300了。

    篇幅、时间、精力限制,各种问题不能详尽解析,文字亦没有精雕细琢,只求说明问题。本文旨在抛砖引玉,引起有良知的同仁的注意,揭露中国钢琴教育之弊病,弘扬正气,为了家长、更为了可怜的琴童,他们跟某些老师学许多年,一心想考音乐学院,在不断的考级通过、比赛拿金奖的幻境中度过了珍贵的少年时光,原以为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却在参加音乐学院钢琴系的考试中一败涂地,十几年的努力,一家人的希望、心血、汗水、金钱所有的一切付诸东流,我相信多数家长不是抱着花钱让孩子学着玩的态度的,都是学学看,如果孩子天赋很好,进步比别的孩子快,再做是否走专业道路的抉择,但选错了老师,孩子长时间水平停滞不前,你会误以为孩子没天赋,多么可悲,我再次提醒家长注意:“不要看广告,要看疗效”,另外本人以上所说句句属实,无夸大成分。

  刘诗昆:琴童家长们就自己孩子学钢琴提出了许多问题、疑问和困惑,希望得到我的解答。

  我三岁开始学钢琴,也是琴童出身,对中国琴童和家长们的相关现状与心态是非常了解的。当下全国琴童家长们对孩子学钢琴较普遍存在的问题、疑问和困惑,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三点。

  问:在孩子,尤其是年龄较小的孩子学琴过程中,学着学着没兴趣、没毅力、不耐烦、不想学了,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刘诗昆:

  不少家长认为,孩子学琴必须要有兴趣,甚至要有浓厚的兴趣,才能学下去或者学得好,没兴趣就很难学下去或者学不好。这种看法实际上是一种认识上的偏见和误区。

  孩子学钢琴,应将其视为一种对孩子的教育,教育中的美育,教育中的基础性素质教育,而不应当单纯地视为给孩子安排的一种文娱活动。既然是教育,就应该按照教育本身的性质和规律来看待(对于学其他乐器或其他艺术项目也应如此看待)。

  关于这方面,我请教过多位权威教育学家,包括少年儿童教育学家,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告诉我:教育总体上是不能同兴趣简单画等号的;对于少年儿童,尤其是年龄较小的儿童,教育的性质与实践本身,就带有及需要带有一定的、适当的强制性。

  打个比方,如果在上海小学生中做一次儿童民意测验,你问他们:更喜欢每周星期五晚上还是星期一早上?更喜欢每年放暑假之日还是暑假后开学之日?更喜欢每天放学老师多留些作业还是少留些作业?我想,绝大多数孩子的答案肯定是不言而喻的。

  既然家长们都会认识到自己上小学的孩子无论喜不喜欢,有无兴趣,都必须将学校的课业学好、功课做好,而不能排除对孩子的一定强制性,那么,就没有必要在学琴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结兴趣问题了,因为,无论孩子们是上学、做功课还是学琴练琴,实质上都同样是对孩子的教育。

  当然,我说的强制性,不是指要简单粗暴甚至打骂,而主要应当想方设法采取积极有效的方法去引导、诱导、激发孩子的学琴兴趣。以我自己为例,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不是弹琴,而是飞机、大炮、军舰、火车等等。我今年75 岁了,就天然兴趣而言,我的兴趣,或者准确地说,业余兴趣,依然不是弹琴,而是旅游、看影视剧,等等;而且我最爱看的影视剧也不是文艺片,更不是音乐片,而是战争片、历史片、科幻片、惊险片这类片子。

  我小时候学琴,我父亲(名刘啸东,解放前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前身“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知道我的这些兴趣,他就常常在琴谱的空白处画上一架飞机或一辆汽车,随着我弹琴音符的高低,他就对我说:“你听,飞机起飞了,现在又降下来了”;随着我弹琴速度的快慢,他又会说:“你听,汽车加速了,现在又减速了。”

  我手里弹着琴,眼里看着他画的图画,脑子里想着飞机起降或汽车行驶,慢慢就这样练出来了。“软硬兼施”,“恩威并用”,这两句话用在对琴童的教育上,也许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当然,“软硬”,还是应以“软”为主;“恩威”,还是应以“恩”为主。

  问:孩子学钢琴,需不需要具有一定的、或者较大的音乐天赋?

  刘诗昆:

  我的答案是,如果这个孩子将来要走音乐专业道路,成为音乐方面的“状元”,当然需要具有一定的超众音乐天赋。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琴童而言,长大后走专业道路的只可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琴童学琴都是作为业余来学,而只要具备正常智力智商的孩子,就都能够正常地业余进学钢琴或其他乐器。

  再打个比方,每个孩子在学校里都要学语、数、英、理、化等等课程,是不是针对每门课程都要求孩子全要有相应过人的天赋?显然不是。孩子学些包括钢琴在内的美育课业项目,就如同在学校里学语文、数学等等课业一样,并不需要对每门课业都必须具有特殊的天赋;只要智力智商正常的孩子,都能正常学语文、数学,也都能正常学琴。

  问:让孩子学钢琴,要不要考虑孩子手的大小、手指的长短?”

  刘诗昆:

  不少初学钢琴的琴童的家长,常会提出这一疑问。我的回答是,凡是手大小、手指长短属于正常或基本正常范围之内的孩子,都能正常学钢琴。当然,如果想走钢琴专业道路,最好手略偏大一点;但是在中国和世界上,也有一些手并不大甚至还略偏小的人,也成了出色的钢琴演奏家。

  钢琴这种乐器已经定型存在了150 到200 年之久,在这么漫长历史时间中,全世界不知有多少孩子学过钢琴,而钢琴琴键的尺寸和大小,是为这么多的普通人、普通孩子设计的,不是只为极少数超大手的人,包括超大手的孩子而特别定制的。

  对于以上三个问题的上述回答,我可以郑重、负责地说是全世界诸多有资格的钢琴专业或音乐专业人士的共同认知和结论。

  在孩子学琴这件事情上,中国家长的误区比国外发达国家的家长总体上更多和更明显些。但可喜的是,当前在我国,在这方面建立正确认知的琴童家长正在逐步增多。对此,我个人也很愿尽自己之力,多做些相关介绍和推广工作,为我国作为美育的少年儿童社会音乐教育事业多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一流老师和二流老师的区别

 我心中的二流,并不是演奏和教学方法在手型这种基本问题上错误的老师,那种属于三流,不在讨论范围内。

一二流都能教十级以内的学生,区别在于音乐性,风格等,二流老师如果遇上家长重视,想走专业的学生,家长自己的一套营销体系,让学生休学,每天练习6/7个小时,再让自己所有的家长集资几万在CBD开独奏音乐会,而且是强迫性的。你会惊诧于学生的技术,家长都是外行,对演奏的艺术性,触键技巧等无法分辨,就觉得弹得好快,于是对这位老师会趋之若鹜,本来200一节的水平,就可以被哄抬到300多,产生了极大的溢价。这就是通过一两个学生打造爆款,达到宣传的目的,这样带来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有天赋,勤学苦练的学生,被他吸引去,然后他的学生素质越来越高,明明自己只是二流的水平,但是基数大,永远能挑到好苗子。其实每个老师那里都有大量不好好练,弹得差的,还有很多与教学没有关系的包装,支撑这种不符合水平的价格,比如用两台三角琴上课,最好还是价格不菲的,学生弹一台,老师弹一台,其实音乐学院有些教授也确实这样上课,但是那是因为学生不存在基本的问题,老师不需要坐在他的身边,在他手上做各种感觉,即使这样,也还是弊大于利,因为不在第一时间,近距离与学生沟通,总有置身事外的感觉,老师做个示范,学生看过去角度也不对,所以一台足够。没必要形式主义。

如果一流的老师不善于或不屑于这样做,他的社会名望就不如二流的大,人人都以能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为荣,其实只要花钱,都可以租到。何况国内很多城市的音乐厅。连国家大剧院每年都有大量商业演出。

  一般100多一节,教学方法没问题的,属于2.5流,方法错的是3流,但是往往3流通过自我营销,价格可以和2.5流甚至1流一样。周广仁,但昭义教授这种属于超一流。

  各行各业,都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就没有一双慧眼。




叶楠老师: 河南省钢琴名师。截止2018年,已有超过20名学生考入音乐学院钢琴系。
2007年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钢琴系,08年--12年进修于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舒曼国际钢琴比赛亚太地区第一名,是河南省首位在国际钢琴大赛中夺冠的选手。省钢琴艺术研究会理事长;美国国际钢琴比赛河南赛区监审团副主席 ;《中原才艺》杂志艺术顾问;声乐大师周维民教授(廖昌永恩师)与兰幼清教授(范竞马恩师)特聘艺术指导;全国优秀园丁。2013年接受凤凰卫视‘鲁豫有约’采访。曾获第十四届香港-亚洲钢琴公开赛一等奖;省文化厅“海伦杯”钢琴大赛成人组特等奖,获海伦钢琴一架;“河南省教育厅钢琴大赛”青年组一等奖。09年荣登中原才艺封面人物,数次被官方报道。曾师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钢琴家姚岚女士、钢琴系主任杨竣教授、四川音乐学院郑大昕教授等多位名师。具有极强的钢琴演奏与教学能力,治学严谨,责任心强。所辅导的学生在专业钢琴赛事中屡次获奖,为各大音乐学院本科及附中输送了大量钢琴专业人才。所教学生曾有三位入选国际钢琴比赛形象大使。学生先后考入音乐学院钢琴系的有:钮海弦(德国莱比锡音乐学院)、邓欣源(中央音院)、王鹤潼(川音)、陈兰慧(川音)、宁梦圆(川音)、米多(武音)、吴越(西安院)、王思程(沈音)、冯时(武音)、赵梓轩(武音)、罗薇薇(川音)、张新卓(武音)、杨利康(川音)、靳夏飞(川音)、赵家赫(川音)、李丹阳(川音)、张琪(南师)、张子豪(北师大)等。
叶楠钢琴艺术中心
校区一:西大街北顺城街交叉口西北角,中原钢琴城2楼。 
(地铁1号线二七广场B口出,沿西大街向东逆行200米路北。公交:65、35、60、Y801、58、85、40、178 、Y 805、216、518 、Y812)
校区二:中原路西环路交叉口湖光苑小区
(公交:60、210、916、44、321、112、215、303、7、12、Y807)
电话---13526870682  电话微信: y13526870682 QQ---129896283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叶楠钢琴艺术中心  豫ICP备14037931 
叶楠简介 - 叶楠荣誉 - 叶楠比赛 - 叶楠学生 -在线报名
展开